• 散文
  • 文學 » 散文
  • 高考隨想
  • 來源:增城日報 作者:[王廣霖] 發布日期:[2019-06-28 09:59:59]
  • 兩邊高中喊樓的聲浪終于降了下來,像所有派對在天亮前消失一樣自然。

    當然,二者是有區別的,因為高中的派對不是喊樓,而是兩天后的高考,那是一個被賦予了遠超過一般考試意義的考試。

    我在翻開以前晚修寫的關于高三苦痛壓抑的東西時感到了熟悉的愚蠢,就像高中看初中寫的QQ空間。也許我當下也在表達著一些在意,然而不久之后,便會覺得幼稚的東西,不過無妨,我對于人類這樣必然的否定感到一絲欣慰,這種欣慰大于自我表達能力不足的羞愧。

    第一次關于高三畢業的心神震蕩是在我穿過走廊看見漫長黑暗的高三宿舍時,高一的我對于高三師兄毫無好感,他們是喝了酒把酒瓶放在師弟宿舍的小人,但在習慣了他們出沒的我遇見這樣的靜止還是難免漲起一點思緒。類似于一件巨大事件的發生,類似于所有的聚會結束回家打開房門的無聲一刻。

    但這種微妙其實并不深刻,起碼在高一的時候,我所能回憶到的,這種會稍微抽取掉氧氣的高三氛圍并不嚴重。那時的我在忙著與不習慣做斗爭,并且四年的時光都沒有讓我服帖。我實在不想去學校,并且可以很具體地表述為,討厭在周日四點多的下午搭車回高中。我并非憎惡校園生活,而是天然地討厭這種從家到學校的物理變化。尤其高三時明明周六下午才回的家,不到一天,又緊鑼密鼓地擂起了喪鐘。

    做人真的好難。

    但比起走入社會之后應對各種面孔,就算不如大學輕松,高中還是很令人懷念的,尤其是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有要做的具體事情,世界告訴你該走這條路,一步一步地,每一天都旌旗獵獵。

    我會遺憾自己不夠努力,但一方面我又覺得這是能力的問題。每個人都有弱點,可能自制力差與懶惰是我的命門。就像誰的數學怎么都學不好,這是上帝給你打開一扇窗后關的門,沒法討價還價。

    我在高中大概也在苦惱著現在的不如意。

    盡管并不是祝福都能傳到每一個人身上,但是感覺全世界都會為這些年輕人釋放著善意。他們的努力哪怕與他們無關的人都在珍惜。

    所以,大概假裝高三學子是我少有的不會因重復而疲勞的梗,這種永遠不再重來的壓力可以輕松戲弄,而人生享受的最大吶喊聲又仿佛可以重復體驗。人生不如意太多,自我排解的輕松也顯得難能可貴。


  • 熱點
  • http://www.crtcfx.live/cl/index.html
    廣州日報報業集團|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聲明| 招聘信息| 聯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公網安備 44011802000006號 未經增城之窗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地址:廣州市增城區荔城街荔鄉路81號 郵政編碼:511300 粵ICP備06003862號

    增城之窗服務熱線:020-32821355 傳真:020-32822591

    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